光华论坛 - 《港区国安法》的「围城」情境


壹、前言 今(2020)年6月28日开幕的第13届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第20次会议,在30日闭幕日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简称《港区国安法》),距第13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3次会议,5月28日闭幕表决通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定》(简称《决定》),仅相距1个月。当时《决定》之提出,随即引起欧美国家的强烈反对和坚定之香港民众拒绝。而今,中共欲在香港推行国安法的决心并没有松动,甚至中国人民银行、香港金融管理局及澳门金融管理局,则在同月29日发出《关于在粤港澳大湾区开展『跨境理财通』业务试点的联合公告》(简称《公告》)。固然,中共曾在香港「反送中运动」前后,陆续制定不同取向的《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2019年8月18日)、《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2019年8月18日,简称《意见》)、《公告》与《港区国安法》等政策法令。同时,却也反映中共面临内部不安定、香港发展不确定与外部安全不稳定的矛盾。如同钱钟书所着长篇小说《围城》刻画的情境,充分描绘人们和现实世界既斗争又束缚;对应中共在应处香港问题上,就如同不断渴望跳出围城,却又落入另一个围城,「渴望得到,得到后又失望」。 贰、状况与观察 一、中共内部面临巨大政治压力 《港区国安法》通过的隔天,即系香港「回归」23週年纪念日。可见,从《决定》到《港区国安法》有多急迫,更说明中共内部面临巨大政治压力,《港区国安法》在香港「回归」23週年之前,不仅必须通过,也攸关习近平政权能否对「反送中运动」止暴制乱的执政权威,并对内部不满香港动乱情势有所作为与交代。而今,《港区国安法》一旦得以实施,识者普遍认为,会给香港未来局势发展带来不确定性,中共推动的任何经济改革努力也将面临严重困难。因为,大陆内部不安定因素与粤港澳大湾区建设连动,必然影响经济改革发展。见诸,大陆经济重要生产区域华中地区近期持续超大豪雨,受灾超过千万人次,以及北京爆发第二波疫情,势必迟滞经济生产与消费。 尤其,武汉新冠病毒肺炎疫情所伴随的失业问题,除了近期微信公众号「中国失业率有多高?」贴文所称:「目前我国新增失业人数可能已经超过7000万,对应的失业率大概在20.5%。」参照中共官方调查失业率仅6%,实不禁令人起疑。从而,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不仅特别强调「保民生保就业」,更指出外贸严峻要保住中小微企业和劳力密集企业。可见,当前大陆内部不安定与外部不稳定情势已相互复合,香港发展的不确定性,更加说明中共处境何其艰困。换言之,推进《港区国安法》是渴望得到执政合理性,得到后又伴随着失望的《围城》情境。 二、粤港澳仍存在「深层次矛盾」 粤港澳大湾区「跨境理财通」试点联合《公告》,是《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的一部分。该项目的目标是推动跨界资本和人员的流动,对这三个经济发展中心进一步整合。因为,港澳粤三地的GDP规模相当于澳洲或者南韩。然而,却又将面临渴望得到后又失望情境。因为,《公告》虽声明跨境匯款採用人民币,而货币兑换可在离岸进行。事实上,大陆的资本控制非常严格,而香港和澳门则没有这种管制;而且,《公告》并没有设定固定的投资额度,投资者资格条件、投资方式、投资产品范围、投资者权益保护和纠纷处理等,均待三方商议确定,理财通的正式启动时间和实施细则,也得另行规定。这意谓着彼此体制的「深层次矛盾」,并非一纸《公告》即可超越,也许是出了这个城(处理「反送中」问题)却进入另个「围城」。 参、结语 中共国务院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林念修,于2019年2月21日,在香港海洋公园万豪酒店举行《纲要》宣讲会,曾指出「外部环境复杂严峻」的现实问题,以及隐喻其内部「长期积累的深层次矛盾」。林念修所指:「大湾区战略为解决这些问题提供一些方案,让三地有更大迴旋余地来解决长期发展积累的深层次矛盾。」虽系概括式的表述,然而广东省省长马兴瑞则具体指出广东省所面临的六项难题,包括:(一)经济发展不稳定不确定因素较多;(二)一些重要领域核心技术仍受制于人;(三)污染治理任务艰巨;(四)城乡发展差距仍然较大;(五)社会保障和改善民生水平仍需提高;(六)相较于国际先进地区,营商环境、政府作风还需持续改进。显然,广东不仅在做为珠三角与粤港澳大湾区幅射带动作用尚未充分发挥;同时,也与港澳营商环境、政府作风、城市治理等公共条件,「都会遇到新的问题和矛盾」。甚至,也显示「重要领域核心技术仍受制于人」的实质难题。可见,中共在渴望得到「跨境理财通」、《港区国安法》后,又将伴随着失望的《围城》情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