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华论坛 - 2021年中共将持续严厉监管平臺金融资本具有特殊法政意涵


壹、前言 由于互联网(网际网路)平臺经济,在大陆经济社会领域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每年「6•18」(年中购物狂欢节)、「双十一」等促销季,不仅成为消费者的购物热潮,亦充分反映互联网平臺经济,对消费和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然而,中共既不容许平臺经济成为垄断或不正当竞争事业,对出现事业巨头乃至寡头而难以监管更是提高警惕。对中共而言,监管平臺金融资本,不仅具有「反垄断」、「反不正当竞争」的「依法治国」意涵,而且联繫着「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意识形态,以及攸关其政权统治能力的政治现实问题。尤其,事逢COVID-19疫后经济復苏敏感时刻,垄断和资本无序扩张,不仅与「建构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迴圈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方针相背反,更意谓对习近平权威之挑战。 贰、进行舆论和法治铺垫工作 中共不仅于2020年12月16日至18日召开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确定2021年「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等8项重点任务,而且也进行舆论和法治铺垫工作。包括:曾由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任徐麟,于同年11月19日,首度提出「防范资本操纵舆论」说法,「要牢牢把握新闻舆论工作的主动权主导权,坚决防止借融合发展之名淡化党的领导,坚决防范资本操纵舆论的风险。」以及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起草《关于平臺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徵求意见稿)》(简称《徵求意见稿》),于同月10日起向社会公开徵求意见。就在「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成为中共2021年中央经济工作重点任务之当下,中共党媒《人民日报》随即于2020年12月24日,由署名「余超」发表「加强反垄断监管是为了更好发展」评论文章。中共针此进行舆论铺垫部署工作,徐麟可视为首度公开提出「防范资本操纵舆论」说法者,以其位居中宣部副部长身分看来,可说是正式传递出中共中央之态度,其对大陆当前政治情势之特殊深意,不言而喻。尤其徐麟该讲话出现在蚂蚁金服集团上市「被暂缓」之后,相当程度反映中共高层,对资本影响媒体、操控舆论的「互联网大鳄」,所进行之政治喊话甚至警吿。 参、反垄断法治与政策引导并行 虽然中共于2008年8月1日起实施《反垄断法》,然而互联网经济崛起后,围绕大型平臺出现新型垄断行为,涉及电商、外卖、金融等多项领域,表现形式也多种多样。例如,某些平臺经常要求商家「二选一」(即要求商家在签订合作关系时,需同时放弃与特定者合作),即使一再被舆论「砲轰」,却依然「坚挺」。固然未来该《徵求意见稿》通过发布,系做为执法指南,并非典型意义上的法律,但对监管大型互联网平臺,不仅具有指导作用,也在警示平臺企业需严格规范经营,不能触犯反垄断红线,否则就要受到反垄断调查或开立罚单,甚至受到刑事制裁。近期2020年12月14日,市场监管总局官网即发布讯息,指称阿里巴巴投资公司,不当投资併购银泰商业集团,开立反垄断人民币50万罚单。随后,24日宣布立案调查阿里巴巴垄断行为,25日阿里巴巴所在地浙江省,该省委书记袁家军,即在经济工作会议就「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提出明确要求,要以实际行动「两个维护」(维护习近平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地位,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并直指该立案调查表明「浙江平臺经济走在前列,……得益于党委政府鼓励发展和创新的政策举措」、「一枝独秀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袁家军所云,充分反映2020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要提高政治敏感度和政治鑑别力,善于洞察经济活动的政治后果」的政治现实。 肆、结语 2020年12月27日,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功胜,代表金融监管部门26日联合约谈蚂蚁集团答记者问,指出系依中央政治局会议、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部署,指出蚂蚁集团「四大问题」与提出「五大整改」要求。既表明挑战中央权威的政治问题,将由金融监管做经济解决。同时,也代表「大部肯定、细部否定」的处理事物矛盾之模式。正如潘功胜又指「将一如既往鼓励支持金融科技企业在服务实体经济和遵从审慎监管的前提下手正创新」。随即蚂蚁集团27日宣布「立即着手制定整改方案」,不仅意谓马云做出最大妥协,也代表融入「国内国际双循环的重要力量」。鑑于大陆互联网金融巨头有能力掀起,堪称系统性、几何级的完美金融风暴,其对大陆社会经济和中共统治的冲击将会非常巨大。此不仅点破中共的忧虑,更让中共意识到在当下特殊时刻,若放任互联网巨头以金融创新为名,挑战监管规则,绑架国家金融「大到不能倒」,进而有恃无恐将其势力触角伸入到政治、传媒、教育等领域,将对中共统治势必构成大患。再者,也必须防范他们将海量数据洩漏给西方国家,并提防西方势力特别是美国的介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