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華論壇

2022/10/10 中國大陸已正式進入網路極權社會


  八月一日和九月一日,中共網信辦出台的《互聯網用戶帳號信息管理規定》和《數據出境安全評估辦法》將分別實施生效。對於這項訊息,各界一致認為,由於內外情勢的日益不穩,中共已大幅增強對網路的掌控,使得大陸進入一個網路極權的社會。
  從公開資料可知,《互聯網用戶帳號信息管理規定》是用來加強對互聯網用戶帳號信息的的管理,對互聯網用戶在互聯網信息服務中註冊、使用的名稱、頭像、封面、簡介、簽名、認證信息等用於標識用戶帳號信息都做了一系列規定。其中特別要求,互聯網個人用戶註冊、使用帳號信息,含有職業信息的,必須與個人真實職業信息相一致;互聯網機構用戶註冊、使用帳號信息,必須與機構名稱、標識等相一致。至於對互聯網信息提供者,亦即互聯網信息發布和應用的平台,則要求對用戶和機構進行真實身分信息認證、展示互聯網協議地址歸屬地信息等。
  而《數據出境安全評估辦法》主要是打著以保護數據跨境流動中的個人信息安全和維護國家安全的旗幟,限制數據的跨境自由流動。所以,該《辦法》要求數據處理者向境外提供數據,必須先通過所在地省級網信部門向國家網信部門申報數據出境安全評估。
  上述這兩項《規定》和《辦法》明顯是進一步加強對網路的監控,這種作為其實真的不令人異外,因為長期以來,中共一直對網路的監控是毫不放鬆的,是沒有最嚴、只有更嚴的。別的不說,早在二0一七年,中共就曾推出《網絡安全法》,已確定網路實名制,用戶不提供真實身分信息的,網絡營運者不得為其提供相關服務。此外,還規定關鍵信息基礎設施的營運者在中國境內運營中搜集和產生的個人信息和重要數據應當存儲於境內。到了二0二一年又推出《數據安全法》,明確規定境內、境外數據處理活動中的法律責任。
  如今中共再出台更嚴格的措施,要求各網絡平台對所有的用戶實名認證,並對所謂的數據出境進行安全管控,很可能跟滴滴觸碰中共敏感神經有關。去年六月三十日,滴滴公司在美國上市,不料兩天後,中共網信辦就以「防範國家數據安全風險,維護國家安全」為由,對「滴滴出行」實施網絡安全審查。其APP被停止新用戶註冊,之後,旗下二十五款APP也全面下架。今年七月二十一日,中共網信辦更以滴滴公司違反《網絡安全法》、《數據安全法》、《個人信息保護法》的違規行為,對滴滴處以八十點二六億元的罰款。
  當時,中共還指控滴滴公司存在惡意逃避監管,「違法違規運營給國家關鍵信息基礎設施安全和數據安全帶來嚴重安全風險隱患」。但是,這項指控的真實性卻令人質疑。我們要知道,中國大陸科技巨頭收集個人信息,幫助中共監控民眾,或者用於營銷,是非常普遍的做法,滴滴的運營又豈能例外?現在滴滴出行突然因為所謂的「侵犯隱私」而挨罰,這說的過去嗎?再者,如果滴滴真的惡意逃避中共監管,給信息設施安全和數據安全帶來嚴重隱患,那就該立馬不准它繼續營運,豈能罰款了事?這說明滴滴事件背後還另有隱情,尚未公開罷了,但中共卻藉著這個事件,加強對跨境數據和安全的審查。
  因此,我們有理由相信,中共目前急於網路新規應該還是跟習近平面臨二十大的連任壓力有關。這是因為,習近平為了確保「三連任」,必須營造出四海歸心的盛世景象,所以他一方面要壓制不利於他的言論,另一方面也考慮到大陸眾多用戶的個人信息,包含了社會的真實狀況,如果被大數據分析以後會拆穿所謂四海歸心的盛世景象並不存在,在這種情形下,當然有必要封閉管制這些數據信息。
  中共新出台的網路管制措施,用一句話來形容,就是使大陸進入了一個網路極權的社會。所謂極權,就是人民生活中的一切都在執政者的掌握中,到了網絡時代,中共已把這種極權社會的控制方式,全面的弄到網上來了。對照於習近平所講的「中國夢」,但不知這種網絡極權也算「中國夢」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