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華論壇

2022/05/24 香港「東方明珠」的光芒正加速消褪

        香港警務系統出身的前政務司長李家超,最近在新選制組成的選委會投票下,以超過九成的得票率當選香港特區首長。雖然李家超以唯一參選人的局面,幾乎在選前就已獲得中共中央欽定的支持,但是香港特區首長選出後,仍然須要經由中共中央的任命才能正式就任。
        李家超在當選後隨即公開表示,他將持續推動「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三條國安條例立法,並且強調這是香港特區政府的憲制責任,一定勢在必行。對李家超這種急於向中共中央表態的動作,有香港在地的觀察家說,李家超將比現任的林鄭月娥更聽命北京的意旨行事,而中共當局也將更直接地干預香港事務,因為,未來的香港特區首長已從過去的「北京代理人」,逐漸轉成「絕對執行者」的角色。
        事實的發展確是如此,李家超才剛當選特區首長不久,香港警方就以涉嫌「港區國安法」的罪名,逮捕香港「六一二人道支援基金」的五名信託人,其中包括:天主教香港特區榮休主教陳日君,以及挺身支持香港「反送中」運動的知名歌手何韻詩。顯然,警界出身的特區首長當選人李家超還未上任,香港警方就迫不及待地呼應李家超的談話,對抗命北京的異議人士施加壓力,同時以貫徹北京意旨的「愛國者」自居,為新一屆香港特首維穩治港的道路清除障礙。
        香港國安法的施行,無疑是中共當局對香港「反送中」運動的總清算,更是用來鎮壓香港異議人士的工具;而演變到最後,特區首長由警界出身、全力配合北京壓制「反送中」的李家超當選,也就不令人感到意外了。其實,早先選舉制度的變更,已使香港立法會幾乎成了尊仰中共中央的附從機構。在這套選舉制度下,香港特區首長絕不會出現中共中央不滿意的人選,當然選舉本身也喪失了民主法治的公平原則,不但阻絕了香港異議人士的從政之路,也限縮了香港民眾參政的自由和權利。                        
        不可否認的,香港在英國殖民統治時期,即使在政治上仍然缺乏直接民主,但是,在自由和法治上已有相當程度的開放,如今卻倒退到跟中國內地看齊,這對當初期盼回歸的香港人真是情何以堪?而中共接收香港主權才二十幾年,香港就產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不但「中英聯合聲明」的國際契約成了過時文件,什麼「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的承諾也統統不再算數,即使曾經殖民治理的英國政府表達抗議,還被中共當局說是不相干的局外人,這對曾經期待脫離殖民統治的香港民眾,又是何等的諷刺!                         
        事實顯示,中共透過特區「國安法﹂對香港的箝制,已帶來社會的嚴重撕裂,使當權者與異議人士之間的對立擴大,即使形成了表面的寒蟬效應,也難以掩蓋消極的抵制,為香港社會的安定埋下隱憂。近來香港新冠肺炎疫情蔓延,防疫破口的種種缺失,在在指向香港人心對特區政府的不信任與不配合,甚至於可以說是對即將上任的香港特首李家超發出了警訊。
        可想而知,中共中央欽定的李家超不會太在乎這些警訊,畢竟他這特區首長的位子,並非來自於香港民意的認同與支持,北京當局看重的是他執行特區國安法的決心,他也很清楚自己成為欽定人選的優勢在何處,因此,李家超可以大言不慚地說,他不會優先推動體制改革,反而坦承他「愛國者治港」的心思,念念不忘「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三條國安條例立法是特區政府的責任。維穩鎮壓,必然成為李家超未來針對異議人士的主要手段,不過,香港作為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也有許多需要處置的政經現實,這些都將考驗李家超對外面向國際、對內紓解民怨的治理能耐。
        無論如何,李家超以警界出身、一人同額參選的局面,成為新一屆香港特區首長當選人,同時,在當選之後逮捕提供資金援助的異議人士,等同預告了特區政府對維穩的堅持,以及未來香港人權尺度的限縮。換句話說,中共當局不再有耐性對待違背北京意旨的香港民眾,只得藉由特區首長的鐵腕打壓,讓不一樣的聲音從此消聲滅跡。預料,香港過去的經貿實力將因而逐漸減損流失,為國安維穩付出相對代價,而無奈的香港居民最後只能用腳投票,選擇離鄉背井移民他方;兩年來香港移居海外人數大幅增加的數據,實在令人不禁感嘆:這昔日的「東方明珠」不僅已經蒙塵,還正加快速度地褪盡光芒,向灰暗的深處繼續墜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