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華論壇

2022/08/22 與其確保「三連任」,不如確保儲戶的生活


  中國大陸各地多家村鎮銀行近期以來相繼爆出儲戶存款被凍結,以及維權遭檢康碼由綠碼被改成紅碼,消息傳出後立刻引發輿論海嘯,但中共當局始終未曾針對問題給予有效處理。日前河北省又傳出有兩家村鎮銀行被解散,類似案例更出現在其他不同省份,若中央再放任不管,受損失的儲戶勢將愈來愈多,問題很可能成為引起社會不安的另一新火苗。
  中國大陸村鎮銀行的源起,是因為二00六年二月,中共當局所發布的中央一號文件,鼓勵各地在縣域內設立多種所有制的社區金融機構,允許私有資本、外資等參股。同年十二月,當局乃提出在湖北、四川、吉林等六個省(區)的農村地區設立村鎮銀行試點。依公開數據可知,截至二0二一年底,全中國大陸共有村鎮銀行一千六百五十一家,覆蓋全大陸三十一個省份的一千三百多個縣、市、旗,規模可說不小。
然而由於管理不善,村鎮銀行儲金隨時會遭到盜用或挪用,所以多年來一直有專家對各地村鎮銀行的經營提出警訊,也確實有若干違法違規的村鎮銀行被解散。自二0二0年新冠疫情爆發後,財政吃緊,村鎮銀行弊端浮出檯面,中共當局也被迫大幅展開解散村鎮銀行的工作。舉例而言,當時除了重慶萬州濱江中銀富登村鎮銀行、寧波寧海西店中銀富登村鎮銀行被解散之外,大陸多地村鎮銀行暴雷更一度成為新聞熱議焦點。
  然而,隨著經濟情勢的逐步惡化,今年四月中旬以來,大陸河南、安徽等地多家村鎮銀行又相繼爆出客戶存款毫無預警被凍結事件,這些儲戶分別來自湖北、廣東、山東、安徽等不同省份。根據多家大陸媒體報導,涉及今年這一輪村鎮銀行存款暴雷的村鎮銀行至少包括河南省四家村鎮銀行,和安徽省兩家村鎮銀行,涉及存款金額超過三百九十七億人民幣。
  村鎮銀行儲戶當然不能接受存款被凍結的損失,所以紛紛發起維權活動。可是,在這個過程中,卻發現官方竟然使出兩個極其令人憤怒的小手段。首先,六月十三日,數百名銀行儲戶原本計劃參加在鄭州的維權抗議活動,卻發現他們的健康碼突然由綠碼變成紅碼,使他們無法前往鄭州參加維權抗議。這個「紅碼」事件引發輿論強大批判,任誰都沒想到相關官員會使用這種招數來對付權益受損的儲戶。
  其次,村鎮銀行儲戶存款有許多是異地儲戶通過互聯網金融平台線上存入各家村鎮銀行,這些金融平台包括百度旗下的「度小滿金融」、小米旗下的「天星金融」、中國人壽控股的濱海國金所、中國電信旗下的「翼支付」、中國銀聯雲旗下的「雲閃付」等。
儲戶願意通過金融平台將錢存入異地村鎮銀行,顯然是因為對這家金融平台有相當的信心。可是,當最近大陸招商銀行、工商銀行、建設銀行、農業銀行及平安銀行都傳出無故凍結帳戶,儲戶不能消費或轉出,只能存錢的消息後,使用金融平台將錢異地存入村鎮銀行的儲戶才發現他們的存款同樣是缺乏保障的。
  陸媒《第一財經》報導,一位在新東方村鎮銀行、柘城黃淮村鎮銀行、上蔡惠民村鎮銀行、禹州新民生村鎮銀行都有存款的儲戶,突然發現原本在度小滿金融上存入的存款項目,目前在平台上卻顯示為「理財產品」,他在致電度小滿客服詢問具體原因時,度小滿客服方面卻回應稱「度小滿在與河南村鎮銀行合作業務過程中,均沒有任何理財產品層面的合作,只合作了存款業務」,「存款產品變成理財產品是銀行改的」。這話的意思是說,存款被改成理財產品,它可是不負責的。問題是,這該找誰負責呢?
  正因為沒人負責、沒人管理,河北銀保監局官網七月六日也發出公告,批覆同意武強家銀村鎮銀行、阜城家銀村鎮銀行解散。這是村鎮銀行遭解散的最新案例,類似情況看起來將不斷在各地上演。
  各位聽眾朋友:村鎮銀行的儲戶幾乎都是升斗小民,他們把辛苦積攢的錢存入銀行,只是想得到一份保障。萬沒想到當初官方所許下的承諾,如今成為泡影,這對他們是多大的打擊啊!現在一心想確保「三連任」的習近平是否可以多花點心力幫助這些儲戶確保他們的生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