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華論壇

2022/09/05 整治網絡的中共已走上與人民對幹的道路了

      中共二十大前政局特別敏感,當局對言論也加大了掌控的力度,不但開展所謂的「清朗行動」,整治網站和平台,要清理被中共認定的「不良信息」、「反動信息」,還要封殺發時政舊聞的帳號與平台。這些跡象顯示,在內外環境交逼下,中共對二十大是否能順利舉行是越來越沒有信心了。
      所謂「清朗行動」是中共網信辦牽頭的互聯網整治行動,這項行動打著整治網絡暴力和色情的旗幟,從二0一六年開始,逐步將整治觸手伸到網絡各個領域,連動漫、短視頻平台都不能倖免。為了確保習近平能風光「三連任」,整治行動也全面增加整治作為。據《人民網》報導,中共中央網信辦副主任、新聞發言人牛一兵八月十九日表示,自「清朗」系列專項行動開展以來,開展了三十多項專項整治,清理「違法和不良」信息兩百多億條,帳號將近十四億個。在前一天,中央網信辦副主任、國家網信辦副主任盛榮華也在中宣部主題新聞發布會上透露,該機構重點打擊了十六家重點直播、短視頻平台,而且今年至今還清理了違規短視頻兩百參拾伍萬餘條,處置處罰違規主播、短視頻帳號二十二萬餘個。
  據統計,網信辦僅今年上半年,就約談網站平台三千四百九十一家,罰款處罰兩百八十三家,暫停功能或更新四百一十九家,下架移動應用程式一百七十一款,會同電信主管部門取消網站許可或備案、關閉網站一萬兩千兩百餘家。其中包括今年七月,重罰滴滴全球股份有限公司八十點二六億元。
  由於整治行動無所不在,任何人都可能遭到整治。舉例而言,今年六月三日,知名電商主播「口紅一哥」因推廣一款看似坦克的蛋糕,導致直播被封,從網上消失已超過兩個月。此外,北大賀衛方教授的微信多次封號。他在《控訴騰訊公司肆意封號書》中寫道:「從二0二一年十月第五個號起,我不再在朋友圈及群聊中議論任何涉及時政的命題,有的只是遠離現實的零碎話語。但這仍然不能避免一月八日的噩運。後註冊的新帳號命運更悲慘了,幾乎沒來得及說什麼話,便旋即夭折。」賀衛方的遭遇並非特例,像知名經濟學家張維迎也因言論再次遭到全網封殺。
  隨著網絡清理的深化與強化,八月二十四日,網易號官方平台更發出公告,已封禁「君不知我意」、「職小妖」、「蒹葭萋萋白露赤晞」等知名帳號,並永久關閉相關帳號的歸屬機構「松果文化」、「央禾」、「Pinecone」。通告說明封殺理由,是這些帳號無視平台規則,發布「時政類舊聞」,「嚴重擾亂公共傳播秩序」。但卻沒有說明到底是如何的「嚴重擾亂公共傳播秩序」。
  時政類舊聞多年來在大陸頗受歡迎,其中有許多所謂的舊聞會涉及到中共的歷史和統治,包括反右、文革期間的一些密聞,乃至於最近發生的事件像俄烏戰爭、鐵鏈女等,都在舊聞之列。網民們為了規避審查,都會在談論講述這些事件時,借用歷史來影射時局或予以批判。網民們經常使用的歷史故事或歷人物包括:義和團、大清朝、錦衣衛、崇禎帝等。由於臨近中共二十大,許多帖文被指控影射習近平,網易自媒體平台網易辦日前發出「關於打擊發布時政舊聞內容的處理」公告,等於証明網絡平台已到達草木皆兵的程度,當局不惜犧牲網絡平台的活路,要禁止一切可能的風吹草動。
  事實上,自媒體平台上一直有非常多借古諷今的文章,但是現在的情況已經惡化到談任何歷史都會被說成是在影射,都會被指控是有辱當局,這話說得通嗎?難道不論是大飢荒、或文革或鐵鏈女等這些已發生的事都是不能談論的舊聞?一談論這些舊聞就是在影射當局,那這是不是表示過去毛澤東、鄧小平講的話都是舊聞,以後不准人再提;抑或八年抗俄也是時政舊聞,以後抗日神劇也不許拍了?
  一切發生的事叫新聞,發生之後就成為歷史。因此,中共不准評論歷史舊聞,其實真正的用意在於不准評論對其不利的新聞,而這正反顯出中共當局內心的缺乏信心。在這種情形下,中共越是要吹噓二十大的風光,就會益發加大對網絡的打壓監控。這表示,中共似乎已決心要走與人民對著幹的道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