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華論壇

2022/09/12 中共全球外交佈局的戰略意圖


    中共當局近日大舉擴張外交關係,尋求與眾多南太平洋島嶼國家,建立包括警務、安全和資訊通聯等項合作的區域性協議。這項協議以中國大陸龐大的市場為利誘條件,除了簽署自由貿易協定以外,還對各國提供幾千萬美元的金錢援助,不過,中共也可藉著訓練當地警察、參與網絡安全設定以及進行海洋事務的便利,取得更多接觸太平洋地區海陸資源的渠道,並且深化與各太平洋島國的聯結。由於合作協議涉及國土安全維護與設施,有些國家抱持著相當保留的態度,要求修改部份的協議內容。其中,密克羅尼西亞聯邦總統帕努埃洛還對其他島國領袖發函示警,指陳這項協議使中共可對當地國實施電話和電郵的大規模監控,將對區域和平、安全與穩定造成分化。
  事實上,中共早先已跟南太平洋的索羅門政府,就彼此的安全合作達成多項協議,內容包括中共海軍可以在索羅門群島進行部署;雖然中共強調這是主權國家之間的合作關係,也充分尊重雙方的意願和需求,但是,中共官方在稍後發佈的新聞提及這項協議,是共建「一帶一路」的「標誌性大項目」,並且有意擴大為南太平洋的區域性合作協議。這就讓地理位置較為接近的澳洲深感不安,唯恐中共趁機將武裝軍備的優勢伸展到南太平洋,逐漸在各島國週邊形成中共軍方的勢力範圍,為原有的和平穩定帶來不可預測的變數。
  澳洲政府的顧慮並非空穴來風,畢竟,中國大陸在地緣上與南太平洋相隔甚遠,如果不是呼應「一帶一路」計畫的全球佈局,有何必要跨過重重海域與南太平洋島國進行經貿之外的區域合作?中共從二0一三年倡議「一帶一路」以來,透過在全球幾十個國家投資鐵路、橋樑和港口等基礎設施,不斷擴張它對全球地緣政治的影響力,然而,不少受資助的國家卻都背負了龐大債務,最後只得依照貸款合約讓出國家的主權資產,由中共接收機場或港口的控管權。到目前為止,中共已先後在亞洲的巴基斯坦和斯里蘭卡,以及非洲的赤道幾內亞和吉布地興建深水港口,取得了可供中共船艦補充軍事物資和武裝備用的基地。這次中共與南太平洋島國大舉建立合作關係,外界解讀也是認為目的在於全球外交佈局的戰略意圖。                                          
雖然中共外交佈局打著區域合作的旗號,在名義上協助當地政府發展經濟、興建基礎設施,但是,往往簽訂的合作協議,融資利率是其他雙邊貸款機構的兩倍以上,而還款期限卻又相對較短,因此,受資助的國家很容易就陷入了負債累累的困境。最明顯的例子是,中共資助斯里蘭卡興建漢班托塔港(Hambantota),讓無力償還的斯里蘭卡政府被迫將港口租給中共,時間還長達九十九年。可想而知,面對「一帶一路」倡議的各種質疑,使中共這次與眾多南太平洋島嶼國家尋求合作時,在策略上已有部份的調整,除了對外宣稱無意建立軍事基地以外,更加強調這是主權國家之間的協議,不得未經許可就片面公佈協議內容。
  不可否認的,中共近年來的軍事發展,早已逾越捍衛疆域的需求程度,逐漸演變成全球性的遠程作戰能力,再加上不斷地研發核子武器、太空科技和航空母艦,又接二連三取得對其他國家機場或港口的控管權,這種種積極擴張的作為,在在讓人覺得中共有意憑藉軍備武裝改變國際現狀,進而圖謀在全球軍力的強權地位。就因為這樣,不但中共所倡議的外交合作被指為意有所圖,而扶植弱勢國家的建設計畫也被認為是包藏禍心,都是配合中共軍事擴張的戰略佈局。尤其是中共全國人大通過憲法修正案,取消國家主席任期制,讓一黨專政的領導人擁有更大的權力以後,威權政體那種掌控、掠奪的統治本質,讓「中國威脅論」又再度受到全球的認同,也讓中國崛起的前途充滿了重重阻礙。
  如果中共的外交佈局,是在強化未來中國對全球經濟、科技和政治的影響力,進而實現所謂「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那麼,這樣的「中國夢」顯然欠缺了令人信賴的重要元素,那就是中國大陸本身政經體制的民主化,以及大陸民眾整體生活素質的提升。要知道,目前的中國大陸還是發展中國家,大陸民眾人均所得的世界排名也還在全球中後段,月收入不到兩千元人民幣的人口更高達九億多人,而中共當局不為自己的百姓謀求更好的生活,卻將大量資源用來援助外人、拓展外交,這不但不符一般民主國家施政的常情,也恰恰反映了中共當局圖謀強權霸業的野心,讓國際社會對威權中國的崛起深感不安,對中共全球外交佈局的意圖紛紛提出強烈質疑,甚至進一步作了因應的抵制和戒備。